试射新武器还是打捞核弹失败?核科学家正在破译俄罗斯的神秘爆炸
发布日期:2019-09-24 19:10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8日俄罗斯海军基地发生的爆炸事件,导致五名科学家死亡和短期的原因不明的γ放射性水平激增。相关信息迟迟没有披露,很多相互矛盾的报道也让人感到困惑,本周俄罗斯气象机构Roshydromet终于披露了有关泄露的核辐射细节。

  这些信息表明,一个核反应堆与爆炸有关。这也为之前专业人士猜测俄罗斯正在测试名为“布维斯特尼克”或又称为“天降”的导弹的说法提供了依据。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2018年对俄罗斯议会表示,俄罗斯正在研发这种导弹,它由一个机载核反应堆驱动,射程可能没有限制。

  而根据最新的8月29日CNBC及莫斯科时报报道,美国情报部门的评估认为,俄罗斯北部海岸发生的神秘爆炸,并非俄罗斯试射新的武器,而是发生在从海底打捞一枚核动力导弹的任务中。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CNBC表示: 参与打捞工作的一艘船只发生爆炸,导致导弹核心发生反应,进而导致辐射泄漏。美国资助的自由欧洲电台俄语频道在分析了被认为是布韦斯塔尼克核试验场的核废料容器的照片后,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事实上去年莫斯科方面就有过类似的打捞,在一次失败的导弹测试后,他们试图追回一枚在巴伦支海上丢失的核动力导弹。这次行动包括三艘舰艇,其中一艘配备了处理核武器核心放射性物质的设备。如果此次行动成功,莫斯科可以把相关打捞程序应用于之后的导弹回收上。一位匿名人士另外表示,俄罗斯2017年11月到2018年2月测试了四枚导弹,结果都失败了。

  由于官方关于爆炸原因的信息很少,独立调查研究人员也正在寻找收集更多爆炸细节的方法。《自然》杂志对于此次俄罗斯爆炸也梳理了日渐增多的证据,试图确定爆炸背后的确切原因。

  首先,俄罗斯官方的消息说,爆炸发生在俄罗斯西北部阿尔汉格尔斯克地区的一个军事设施。该地区是俄罗斯海军主要研发基地之一奈诺克萨的所在地。爆炸发生一天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表示,事故在涉及同位素的液体推进系统测试期间发生,随后又补充说,事故发生在一个海上平台上。

  同时,俄罗斯气象机构Roshydromet报道,γ放射性水平短暂飙升,是北德文斯克城市正常水平的16倍,该城市位于Nenoksa村以东30公里左右。8月26日,Roshydromet公布了在雨水和空气样本中发现的同位素:锶-91、钡-139、钡-140和镧-140。

  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称五名科学家死亡。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在爆炸时被抛出海面平台时死亡,还是在受到辐射后死亡。关于科学家们在俄罗斯萨洛夫的实验物理科学研究所进行的研究,所知细节甚少。此次死亡的一名科学家Alexei Viushin,他一直是欧洲核子研究中心ALICE合作项目的成员。

  爆炸后检测到的钡、锶和镧同位素,可能在一个核反应堆的核心中生成,该反应堆通过链式反应分裂铀原子来产生能量。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核科学家克莱尔科克希尔解释说,如果核心爆炸,这些同位素就会被释放出来。

  伍斯特理工学院和环境调查公司波士顿化学数据公司的核科学家马尔科卡尔托芬表示,爆炸对反应堆核心可能造成的任何破坏,都可能导致放射性碘和铯的释放。有间接证据表明反应堆核心受损。

  《莫斯科时报》8月16日的一篇报道称,当地医生在他们的肌肉组织中发现了铯137的痕迹。挪威原子能机构在爆炸发生后在700公里外的Svanhovd发现了无法解释的放射性碘-131激增。但这种情况也可能有其他来源,在生产医用放射性核素的过程中,碘-131可以少量释放。

  位于莫斯科的俄罗斯科学院核研究所放射性同位素复合体实验室主任鲍里斯朱可夫给出了另一种解释。他的计算表明,如果爆炸损坏了核反应堆的外壳而不是核心,导致了放射性惰性气体泄漏 ,这种气体是裂变的产物 ,那么当原子核到达北德文斯克市的探测器时,它们就会会衰变,留下可精确观测到的同位素。

  一些专家认为俄罗斯确实在测试核动力导弹。考克希尔说,基于核裂变产生的巨大能量,给导弹提供动力是一种合理的用途。人们对布维斯特尼克导弹知之甚少,但专家推测,它可以使用液体推进剂升空,然后使用一个小型核反应堆加热从背面喷射出来的空气,以维持可能持续数天的飞行。

  位于加州蒙特雷的詹姆斯·马丁防扩散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安妮·佩莱格里诺认为,爆炸前后数小时拍摄的Nenoksa村卫星图像中所显示的发射基础设施,有力地表明这是一次导弹试验。该基础设施也曾出现在另一个已知与测试核动力导弹有关的地点。www.7648c.com 这艘离岸船只的存在是一个巨大的信号。

  非营利研究与分析组织CNA的研究员、俄罗斯问题专家、华盛顿特区威尔逊中心的研究员迈克尔·科夫曼认为,核裂变装置可能是许多军用核能项目的一部分。

  他解释说,为了使导弹飞行量量足够轻,推进反应器很可能没有采取屏蔽,在使用过程中使得周围的人处于危险之中。俄罗斯科学家在没有采用适当屏蔽保护的情况下,站在测试反应堆周围,这听起来毫无道理。另外这些导弹通常也在陆基发射装置上测试,而不是在海上平台上,这样的测试设施经常在海岸上可见。

  这使得科夫曼推断该装置可能不是导弹的推进系统。他说,其它可能选项包括一枚核动力鱼雷、一个用于驱动水下基础设施的加压水下核反应堆,或者一个用于太空应用的小型反应堆。

  研究人员正试图从居住在爆炸区域附近的居民那里从汽车空气过滤器中收集样本来源,以检测其它的任何放射性元素。然后可以把这些信息与其他受已知辐射源辐射的物体的分析进行比较,比如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该核电站在2011年遭受地震破坏后释放了大量辐射。如果有足够的过滤器用来收集样本,这种方法就可以发挥作用,但它们需要在放射性同位素衰变之前尽快进行测试。

  另外一个线索是那些已经死亡的科学家。研究人员将会分析死亡科学家们生前发布的社交媒体、科学出版物和会议报告,这些可能会提供他们当时正在做什么的线索。

  监测核弹试验的国际机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CTBTO)也可能存有相关数据。该组织在俄罗斯各地有8个监测站,监测放射性核素,但其中5个监测站在爆炸后几天出现了中断,这加剧了有关俄罗斯秘密武器与爆炸有关的猜测。CTBTO的一位发言人告诉《自然》杂志,其中两个监测站已经重新上线并开始回填数据。

  俄罗斯科学院核研究所放射性同位素复合体实验室主任鲍里斯朱可夫可夫表示,这种风险很低。此次爆炸引起最初的γ放射激增,高于正常水平16倍,但相比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熔毁时γ放射性激增7000倍,这个危险性微乎其微。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